2011-04-08

潘小濤:艾未未與劉曉波 有何不同?

艾未未被捕,跟劉曉波被判監11年,有什麼不同?艾未未會否也會被重判?

表面上,兩人有不少相似之處:大家都批評中共;同是不容於北京當局的人;都是因言獲罪。但實際上,艾未未被捕所揭櫫的問題,特別是人權和言論自由,都比劉曉波案嚴重很多。

劉曉波是一位作家、大學教師,他有自己的政治綱領,期望中國落實憲政民主,他發起的《零八憲章》正是要實踐自己的政治主張。雖然劉曉波的政見溫和,也沒說明要推翻中共政權,《零八憲章》的內容也跟中國憲法相差無幾,但一旦實行其政治主張,必定會顛覆現制度,中共權力也會被限制,最後甚至失去執政權。中共才認定劉曉波在搞政治顛覆,因而施以重手。

「中國社會的特立獨行者」

艾未未呢?他不僅有深厚的家庭背景,父親艾青是三四十年代名重一時的詩人,曾任中國作協副主席(中共的副部級幹部,總理溫家寶就曾公開朗誦艾青的詩《我愛這土地》:「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?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……」來表達愛國之情)。艾未未自己也是一位名氣很大、很有影響力的藝術家(前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陳丹青稱艾未未為「中國的安迪華荷」),更是一個堅持人性個性和追求自由的人,套用《人民日報》轄下《環球時報》的社論所言,他是「中國社會的特立獨行者」。從艾未未的言論、藝術作品,他個人的經歷,這句評價確實很中肯。問題是,我行我素、獨立特行就該被鎮壓嗎?

或許他的言論很激烈,狠批中共為打壓知識分子不斷以言入罪,甚至說「這個政權由一些最不要臉的說謊者擁戴着」;他也用藝術作品,對種種社會不公義、政府濫用權力等醜事,冷嘲熱諷,以彰顯制度的荒誕!這些言論當然會惹怒當權者,但毛澤東說「言者無罪、聞者足誡」,溫家寶也表示要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、監督政府,《環球時報》那篇社論還以「公眾通過互聯網發表意見蔚然成風」來說明中國的人權發展與進步,又怎能因為幾句刺耳的批評而隨意抓捕公民呢?更何况艾未未既不涉足政治,也沒有政治綱領,只是行使表達的自由,這樣就被無故失蹤,5天後被指涉嫌經濟犯罪,其荒謬程度,更甚於其作品。

預示中共全面收緊言論空間

如果說劉曉波的聖誕審判,預示着北京當局全力鎮壓政治異見人士,防止政治顛覆,則對艾未未的打壓,預示着中共全面收緊言論空間,就連譏諷、嘲笑也不再容忍了。

北京奧運之前,為了營造祥和的氣氛,為了「給中國一個機會、還世界一個奇蹟」的口號,當局在政治控制、言論空間作出了很多妥協,外國記者可在中國自由採訪,又解封大部分的外國敏感網站,還開放了3個示威區。但奧運之後,不僅一切回復舊觀,政治打壓甚至比以前更甚。南京大學教授郭泉、劉曉波、黃琦、譚作人都是奧運後這波鎮壓行動的表表者,甚至連出獄的維權律師高智晟也遭到長年獄外監禁,這樣的政治高壓,延續到近日的茉莉花集會。

今天,北京當局對艾未未這樣一個「獨立特行」的人施以懲戒,無異於告訴13億中國人:你們不能出格,不許特立獨行,只能統一思想、統一行動,千篇一律做黨奴。雖然不像文革那樣,對不聽黨話、不跟毛主席走的人視為「敵人」,對他們施以「人民專政」(打倒鬥臭關進牛棚),但本質是一樣的。

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