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5-16

【評台】特約轉載:吃人的文革:廣西1968——人獸的界線 (1085)


b031f4c9d94230c1396249f6dfb7d691

寧乃良(左)是復旦大學高材生,在文革中被殺害,並被人挖心取肝。圖為寧乃良與妻子勞瓊榮(右)。

b032012d05e4670c79d4f5702e850195

面對韋國清的銅像,史妙甫眼中除了仇恨還有不解:大家都高喊毛主席萬歲,你憑什麼殺我?面對韋國清的銅像,史妙甫眼中除了仇恨還有不解:大家都高喊毛主席萬歲,你憑什麼殺我?

寧家祖輩在福建漳州經商,早在抗戰期間,家中長輩已經風聞解放區的土地改革推行得如火如荼,於是決定舉家遷往廣西靈山這個閉塞之地,不過未能避過一劫。到了1951年的土改,寧家還是被劃為地主,土地被分,家財被充公。

後來,寧乃良於上海復旦大學畢業後,以地主後代的身分,重回靈山當中學老師。然而文革像噩夢般席捲而來,1968年5月的一天,他和另外4個老師被點名去開會,從此失蹤。11年後,靈山縣舉行宣判大會公審殺人兇手,罪證便是幾個大大的玻璃瓶,裏面泡着酒,裝着幾副心肝。

兇手招認,那是寧乃良和4個老師的內臟。根據兇手提供的線索,公安局找到五人的葬身之所,那是一個小樹林裏用薄薄的黃土掩埋的一個亂葬崗。寧乃良有一副金牙,家人很容易辨認其骸骨,但另外四個殉難的老師就無法分辨了。

1980年代,中央派工作組到廣西調查文革亂象。工作組動員各縣十萬幹部,用四年時間,整理出巨細無遺的 《廣西文革檔案資料》,證實當地確有亂殺人和人吃人的現象。殺人的方法極其殘忍,如槍殺、用刀捅死、木棍打死、石頭砸死,甚至有婦女被強姦或輪姦後打死,也有先殺死丈夫再強姦妻女的個案。工作組成員晏樂斌是中共的老幹部,他後來在《炎黃春秋》發表文章,說根據各縣的統計,文革中,廣西的死難者連失蹤人口共有十四萬。

宋永毅:整理文革文庫

在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的圖書館,當年的紅衛兵小將宋永毅已經將這18冊的《廣西文革檔案資料》編入他的《文化大革命文庫》中。宋永毅是文革研究權威,曾經因為在中國蒐集文革資料而被關押,被控非法獲取國家機密。獲釋後回到美國,他埋首於文革文庫的整理,將最完整的民間與官方資料收入書中。根據他對中國官方資料的統計,文革期間共421人被吃,當中有人內臟被泡酒、肉被割來煮食。吃人者九成半是現役軍人、武裝民兵和黨員幹部。宋永毅不禁慨嘆,原來人與野獸之間並沒有不可踰越的界線。

1968年,廣西被屠殺的有兩類人,一類是 「黑四類」 ,即地主、富農、反革命與壞分子。「黑四類」常常是被集體殺死的,在14萬死亡和失蹤人口中佔了多數。而兇手則是支援地方左派的「支左軍人」 和鄉鎮的武裝民兵。他們宣稱「黑四類」要造反,必須先下手為強,於是將他們趕盡殺絕。

另一類便是「四二二造反派」的成員。文革期間,廣西分為兩派,一派較為保守,支持當時的廣西第一書記兼軍區政委韋國清,簡稱 「聯指」。另一派要打倒韋國清,是造反派,簡稱「四二二」。因廣西軍區支持「聯指」,「四二二」逐漸處於下風,最後全軍覆沒。

任南寧「四二二」總指揮的史妙甫當時只有21歲,當年,他帶着一支1000多人的部隊和126支槍駐守在解放路一帶。戰友當年還是中學生,大多來自背景不好的家庭,在文革中被人排擠。史妙甫看不過眼,便創辦新組織 「指點江山」,吸納這些學生以抗衡校內有軍方背景的紅衛兵團。新組織後來加入了「四二二」造反派。1968年8月,軍隊與「聯指」武鬥隊重兵包圍「四二二」,槍炮齊發,解放路陷入火海。史妙甫率領數百人突圍,殺身不成仁,最後被俘虜,成了「現行反革命」分子,坐了10年牢。他的戰友或陣亡,或被俘槍斃。當時「聯指」甚至於水庫放水、淹沒解放路,從下水道逃生的學生很多都被淹死。

文革之後,當年的殺人兇手有1000多人被判刑,近2萬人受紀律處分,然而被指為屠殺元兇的韋國清不但安然無恙,還官至中央政治局委員。韋國清死後,家鄉東蘭縣為他立碑、建紀念館。

史妙甫站在韋國清的銅像前,眼中除了仇恨還有不解:你喊毛主席萬歲,我也喊毛主席萬歲,你憑什麼殺我?

(標題為評台編輯所擬。報章原題:吃人的文革,原題:廣西.1968:人獸的界線)

文:呂樂
圖:香港電台

原文載於《明報》世紀版(2016年5月14日)



原文連結

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